故事
首页 > 最新资讯 > 故事 > 小故事 | 一只叫做尤里的勺嘴鹬
小故事 | 一只叫做尤里的勺嘴鹬
红树林基金会 
2020-01-28
748 
Привет!(你好呀!

我叫尤里,是只可爱又迷人的勺嘴鹬~
家乡在俄罗斯的一片苔原上
今天想跟你们说说我的故事。
虽然有些害羞,但我决定还是从出生那会儿说起~
 

 
你走开,别打岔!

那是因为我们勺嘴鹬的繁殖地都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
我小时候照片可难拍到了,以后翻到再给你看。
继续哈!
我是家里的老幺。
还有几个哥哥姐姐,他们分别是谢盖尔、斯韦特兰娜和阿纳斯塔西娅。
刚出生那会儿,哥哥姐姐总是会笑我。
他们说,我是唯一一个在破壳的时候,要妈妈帮我衔走蛋壳的小傻瓜。
 

 
哼,生气,但又无法反驳。
但是接下来,他们就对我刮目相看了。
爸爸妈妈会发出特别的声音,教导我们听到的时候,不管我们在做什么,都要立刻停下。就地蹲伏,绝对不能动。直到爸爸妈妈说安全了为止。
虽然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乖乖地照着做了。
而且我学得最快,爸爸妈妈都夸我呢!
后来爸爸妈妈说,那是他们的警报声
“什么是警报声?”我那时候好奇地问道。
“就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要让你们马上能听到的声音。”爸爸说。
“那,什么是危险?”我又追问道。
“危险有很多,有长着尖爪的大鸟,还有长着利齿的野兽。当它们看见你并开始追你的时候,就是危险了!”妈妈很认真地说。
 

 
然而我的好奇是有价值的,
因为危险的到来总是毫无预兆的。
我的姐姐阿纳斯塔西娅,在我们一次嬉戏中消失了。
一道黑影像闪电般掠过,只留下她的羽毛。
可能是狐狸,也可能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
我们都很难过,真希望当初她能听爸爸妈妈的话。
 

 
唉......但长大后我才知道,其实危险远远不止这些。
在广袤而荒凉的苔原上,时间一天天地过去。
我们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慢慢学会了哪里能找到好吃的(偷偷告诉你们,在水洼旁边的软乎乎泥地里!),还有怎么去躲避天上掉下的大水球(也就是你们说的下雨啦)。
最重要的,还有飞翔!喏,就是扇动翅膀,尽情感受风儿在翅膀下划过的轻飘飘的感觉。
哎,我知道你们不会懂的啦。
 

 
可是有一天夜里,妈妈静悄悄地离开了。
爸爸说,妈妈启程去南方过冬了。
怕我们舍不得,所以才在晚上偷偷离去。
“南方?南方在哪?”谢盖尔问道。
”南方在世界的另一头呢,你们很快也会去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南方找妈妈?
”等你们再长大些,飞得高些,快些!“爸爸说。
没过多久,爸爸也出发了。
他说,我们长大了,要独立。
将来某天,他和妈妈会在家乡等着我们归来。


好啦,这就是我今天的分享。
等过段时间,
我再给大家带来我第一次离开家乡进行迁徙的故事!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关注哟~
 

 
害,我尤里是勺嘴鹬,又不是鸽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呀!
 
勺嘴鹬Calidris pygmeus),是地球上最濒危和稀少的鸟类之一,全球可繁殖的勺嘴鹬数量约为210-228对(IUCN, 2014)。
 

                                                                                                                                                           勺嘴鹬©李东明
 
勺嘴鹬全球种群数量远低于大熊猫全球种群数量,且每年以26.4%的速率减少。2008年IUCN红色名录将其保护现状由濒危(EN)提升到最高濒危等级-极危(CR)。它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尤其是滨海湿地的旗舰物种,具有重大保护和象征意义。

为促进积极的湿地保护,加强对勺嘴鹬的认知与保护,红树林基金会(MCF)联合北京林业大学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研究中心启动“拯救勺嘴鹬——勺嘴鹬及其栖息地保护项目”,旨在建立联合检测、研究和保护的勺嘴鹬保护网络,并通过托管和参与保护地管理,以遏制勺嘴鹬种群衰退趋势,拯救勺嘴鹬种群;支持勺嘴鹬濒危与保护机制的科学研究;在迁飞区尺度上提升勺嘴鹬栖息地的保护有效性和管理机构能力建设;把勺嘴鹬保护项目打造成为迁飞区尺度上国际生态保护项目的成功范例。
 



 
 
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MCF微博及微信
MCF微博
MCF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