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首页 > 最新资讯 > 故事 > 有“理想”的五千四百天
有“理想”的五千四百天
 
2021-09-05
363 
海南新盈红树林国家湿地公园位于海南省西北部、儋州市东北部的泊潮港内,离海口市约97公里,是海南首个国家级的滨海湿地公园。公园内湿地类型多样,是由浅海、红树林、和人工湿地组成的复合型湿地生态系统,由于生态环境良好,是大批候鸟迁徙的越冬地和中转站。
新盈湿地生境。摄影 / 罗理想▲
2007年,由海南农垦西联农场公司运营的新盈红树林湿地被列为国家湿地公园试点,罗理想是公园成立时的第一批巡护员,至今已经在这里工作了 15 个年头,被同事、朋友亲切地称为“理想哥”。
理想哥在鸟类监测中。供图 / 罗理想▲
我和理想哥有过一面之缘,但当时没有更多的交流。第一印象——这是个身形精瘦、眼里有神,声音洪亮地说着海南口音普通话的男人。访谈之前,我尽可能不去和了解他的同事提前做功课。希望这次对话,可以还原一个更真实的一线红树林湿地保护工作者的原本面貌。
 
新盈湿地一角。摄影 / 罗理想
“来之前什么都不懂的,零基础。湿地、红树林、环保、生态,都没有那些概念。”理想哥回忆起自己成为巡护员之初的理由也很坦白。“当时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份可以养家糊口、很稳定的工作。而且离家近,可以和家人在一起。”
巡护员日常的主要工作是巡山护林,保护管辖区域的平安。如果巡护过程中遇见违法破坏行为,必须做到及时制止、及时上报。和其他保护地一线工作者相似,理想哥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要在保护过程中处理好和周边社区的关系
新盈的落日,理想哥看了五千多次。摄影 / 罗理想▲
新盈毗邻北部湾,有咸淡水交汇,环境优越,水草丰美。围塘养殖是社区居民的主要生计来源之一。自80年代起,几个村子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养殖塘。居民祖辈生活在此,靠海吃海,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谋生方式和理念。
自然资源的利用者和保护者,在立场与思维上存在根本性的差异,矛盾不可避免地出现。
“有为了扩大自己养殖塘去破坏红树的;有为了盖房子去填海的;还有的人即便面对面聊过、阻止过,依然跟打游击一样偷偷搞小动作,或者破坏我们基础设施如宣传牌、卫生间之类的,这些年都见过。近几年已经好很多了。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劝阻教育。实在不行,就要上报上级部门再协调处理。”理想哥回忆说。
巡护期间,遇到他们会讲道理、讲政策。有的人不理解、不接受;有的人其实大道理都懂,但现实是他们也要谋生,想完全杜绝这些不好的现象,还需要很多努力
村民在滩涂上赶海。摄影 / 罗理想▲
在巡护过程中随时进行的宣教、劝导,虽然形式上非常灵活,但也显得被动。而且相对单一的“说教”,想要让村民打心底接受,始终不那么容易。在湿地办及各村村委的支持下,理想哥开始和同事走村入户,一家一家地进行宣讲,忙起来的时候,连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希望通过主动的接触,从而引导村民去理解生态保护的重要性。
新盈湿地承载大量水鸟栖息。摄影 / 罗理想▲
“效果还是有的,本地的巡护员同事发挥了很大作用,因为他们就住这里嘛,下班回家也会继续和他们村的人去聊。有时候说服了一些亲戚、朋友,也会自发地再向身边人传播保护红树林湿地、保护环境的理念。村子也就这么大,互相都熟悉,时间长了就会潜移默化。
新盈湿地。摄影 / 罗理想▲
巡护宣教过程中,理想哥和同事们也遇到过相对激烈的对抗。有些人法律意识淡薄,只觉得这个不让那个不让,想当然地认为自己的利益被侵犯,却不知道已经在违法边缘。
他说起了一个例子:“有次我们去立宣传牌,倡导保护野生动物。就有一些十来二十岁小青年来无理取闹。我们当时一个是要保护自己,一个也要克制,不能升级冲突,最后还是让群众去请家长来。事后派出所也到这些小孩的家里去做批评教育。
停歇的水鸟。摄影 / 罗理想▲
说起这些经历,理想哥言语间丝毫没有担心和后怕,反而感到有些无奈和可惜。
他深知只靠讲道理是不行的,还需要更多实实在在的东西。除了政策上的协调、情感上的沟通,更重要的是,通过怎样的有效途径,让红树林自然资源为村民的生产生活带来质的改变。
为了学到这些,曾经是“一张白纸“的他,多年来没少下功夫。
 
 
时间拨回到2013年6月。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海南省财政厅、海南省林业局共同实施的全球环境基金(GEF)海南湿地保护体系项目正式启动,希望通过加强湿地保护区系统的管理效能,以更好地保护海南湿地生态环境
▲通过参与培训,理想哥找到提升了自己的新方向。供图 / 罗理想
巡护员正是保护管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理想哥因此接触到项目提供的动植物保护及监测、宣教等方面的专业化培训。用他的话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工作的枯燥中寻找乐趣享受乐趣。”
▲理想哥参与了海南省林业局的指导下,海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与红树林基金会(MCF)于2020年9月1至2日在海口市组织开展的第一期红树林湿地监测培训班。
“刚开始真的是零基础,不懂树,不认鸟,一脸懵懂。”理想哥笑着说。“如果我们自己都不懂,怎么能把村民的科普工作做好呢?说不定他们比巡护员还懂!”他从最基础的物种辨识开始学起,再到生物多样性的监测工作,以及生态摄影之类的辅助技术,深入了解生活在海南的各种鸟类、树种、底栖动物。遇到问题就翻书,或者问老师,才慢慢地积累起经验。
理想哥在巡护路上。供图 / 罗理想▲
新盈湿地公园总面积507.05公顷,其中湿地面积达388.22公顷。理想哥和同事们以两个村庄为界,划分为两个保护小区管理,按工作任务设定不同的巡护路线。有些地方可以用摩托代步,但大多数时候得靠徒步行进。
比如要进入泥滩走样线,得在深及膝盖的滩涂淤泥里走上2到3公里;如果是做监测,则是5公里的海岸线,鸟类监测更要慢慢走。加上蹲守,往往一转眼半天就过去了。
鸟类监测是理想哥的强项之一。供图 / 罗理想▲
而这样的巡护,每位巡护员每个月都要走至少22天,可以说一直在路上。反反复复,难免容易乏味。
“以前有些同事,跟我刚来的时候心态很像,就是一份工作。对专业知识提不起兴趣,干活自然也不会那么细致,大多都是从头走到尾匆匆忙忙逛一圈。所以我要以身作则,自己坚持的、学懂的东西,让同事也坚持、也学会。多年的工作让我慢慢懂得,保护工作不仅仅是保护区域的安全,更重要的是也要保护它的健康。所以需要大家的同心协力。
2016年4月,理想哥在新盈湿地监测到勺嘴鹬,这是当地的首次记录,也是该鸟种在海南省的第三次记录。摄影 / 罗理想
理想哥还说,现在开例会经常和大家强调专业的重要性,在工作中也不忘抛出问题作为小测验,夯实大家的专业基础。“不要求多高的专业知识,但起码也要对我们湿地的野生动植物有所了解。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他们提高学习的兴趣,积极投入到工作里。

新盈鸟影摄影 / 理想▲
理想哥还把自己的专业能力建设,融入到个人爱好——写作中去:“上学中学的时候就喜欢看书写作,常与书为伴。现在宣教工作需要提高自己的个人能力,写写推文就能达到更好的效果。不止是对工作的总结,说不定还能影响到同事、同行,以文会友。
新盈鸟影。摄影 / 罗理想▲
从巡护员、到监测专员,再到现在管理着3名巡护员、6名保安的监测站业务主管,理想哥靠的就是主动学习,不怕辛苦。
你不去实地看、去观察,理论结合实践,很难进步的。我现在虽然经常在办公室办公,但依然跟同事做着监测的工作,尤其是观鸟,一直都在坚持着。春秋季看过境鸟,炎热的夏天看留鸟,冬天看冬候鸟,都能学到东西。”他说,有段时间为了观鸟自发地加班加点,甚至经常不着家。
▲见过这样整整齐齐的、像合唱团一样的黑脸琵鹭吗。摄影 / 罗理想
我问他:去村民家宣教回不了家、去观鸟学习又回不了家,家人不会有意见吗?
“没有是假的,以前肯定有。”理想哥听到我的问题,笑着回答。“但我们现在越做越好,管理上也越来越规范化,公园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亲戚朋友都知道我这份工作的价值所在,慢慢地也就支持了。”
真的非常感谢政府相关单位和部门,感谢许多外部的公益机构,比如海南观鸟会、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特别是你们深圳红树林基金会。”理想哥感慨。
在过去,各个保护地说起自己的工作,总有点孤军奋战的感觉,缺少和外部接触沟通的机会。通过参与GEF项目,以及红树林基金会(MCF)开展的一系列如湿地监测培训、拉关木治理、水鸟生境塘改造等项目活动,理想哥认识了很多同行,也受到很大的触动。
理想哥在深圳。供图 / 罗理想▲
2015年他前往深圳,和基金会工作人员一起进入福田红树林生态公园以及福田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一次深入了解宣教工作。
深圳之行他学习了很多自然保护新理念和公众教育新思路。而这些内容,也在倒逼着理想哥和同事们的进步:“首先改变自己,才能改变别人!”
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MCF微博及微信
MCF微博
MCF微信